Esbella

#私设婚后
#汉服梗
#ooc致歉
#短打
#还是白求轻喷咩

         自从上周被碧玉姐拖去看了一场什么穿越千年的服装秀,回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地迷上了汉服。
         于是
        “许墨,你今晚回家的时候帮我取下楼下的快递好吗”
        “许墨——快递”
        “许墨——”
         许墨在这周第十三次抱着一沓快递上楼之后终于无奈地笑道:
         “夫人最近是 涨工资了?”
         我在镜子前摆弄刚到的襦裙,闻言回头对着许墨瘪嘴
        “咩,没有啊,先生要不要资助我啊”
        他随手把白大褂脱了丢在沙发上,转向我一手撑着镜面,把我圈在怀里,低眸轻笑:
        “夫人这是,求包养?”
        额头上轻轻落了一个吻
        “当然可以”
        羞得满面通红的我抱着还没穿上的襦裙整个人缩到了被子里,许墨坐到床边掀开了被子,无奈笑道:
        “小笨蛋,别把自己闷坏了”
        我抱着被子坐起身大口喘气,抬头盯着许墨,忽而眼里染上了几分笑意,扯了扯他的袖子,
        “先生,这周末陪我去拍汉服写真好咩?”
        “咳,我这周末研究所还有工作要收尾”
        他微微侧头,耳根却爬上了一抹红晕
         “昂?好可惜呐,那我只好找学长了”我故意叹气
         “周六下午”
         “嗯?”
          我挑眉眯眼望着他故作疑惑
         “周六下午,我陪你去,可以了吗,我的傻夫人”
          说完许墨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眼中流转的温柔全部停留在我身上

(嘤……写不下去了,后面补一个拍摄片段)

         换好我给他准备的汉服的先生和我并肩走在取景的古城小巷里,宛如从画卷里走出的翩翩公子,一路上各种爱慕的目光流连在他身上,终于,在他又把卖糖葫芦的小姑娘迷的忘了找钱后,我气鼓鼓地咬了一个糖葫芦,狠狠剜了他一眼,转身伴着发带上“叮铃叮铃”的银铃声快步向前走去
        一边咬着糖葫芦,一边时不时回头瞥一眼身后
       「OS:哼,还不追上来,怕不是被小姑娘迷住了眼」
         小姑娘慌忙把钱找给了许墨,眼里有几分不知所措,许墨拿过钱安抚道,
        “没事,小姑娘吃醋了,不关你的事,我去追我家的小姑娘了”
         一路踢踢踏踏地往前走,忽然面前一个熟悉的身影拦住了去路
        「OS:哼,不就是腿长嘛,有什么了不起」
         故意扭开头不理他,未曾想许墨俯下身在我耳边轻声:
         “这位姑娘好生美丽,不知小生是否有幸与姑娘相伴终老”
         耳根烧的滚烫,我羞得轻轻推开他,伸手把剩下的半串糖葫芦塞到他嘴里,轻笑着往前小跑
        “等你把糖葫芦吃完了我再回答你”
        「OS:哼,能让素来不喜甜食的许墨吃完这串甜腻的糖葫芦,勉强,就原谅他好了」
        
         「OS:幸得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知意 」

关于你用奶瓶的脑洞(二)

因为之前有一段时间大学中女生忽然流行用奶瓶喝水,但是很多男生不理解并且觉得恶心,,然后,不太开心,就有了这个脑洞
(小学生文笔见谅)(超级短小对不起)
(因为第一次写真的灰常烂真的真的对不起)
(如果毁了各位的老公形象真的超级抱歉)
(如果看完这些你还坚持要看下去的话超级爱你,给你大心心)

李泽言

这天,你的策划迟迟还未交,李泽言走到你的办公桌前食指微屈轻叩了叩你桌面,,只见你郁闷地盯着奶瓶上的【适用年龄0~3岁】,“这期的策划呢”

只见你从几个奶瓶包装盒里挖出了这期的策划递给李泽言,他略瞥了一眼你的桌面,发现每个包装盒的适用年龄上都有一条线和一个歪歪扭扭的郁闷的小表情,在转身的时候无奈地勾起了嘴角

“魏谦,你去把这几家公司收购了,然后生产一批标明【适用年龄18岁以上】的奶瓶”

魏谦一脸诧异地望着他们的总裁,奶瓶??!他们总裁怕不是被夺舍了吧,

李泽言看魏谦还未接过文件,扫了他一眼,

魏谦瞬时感觉背后汗毛林立,赶紧接过文件:“好的总裁,我马上去沟通”

“尽快”

“好的”魏谦快步离开,今天的总裁不正常,快跑

看着魏谦离开的身影,李泽言无奈摇摇头,嘴角上扬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周棋洛

周棋洛还在拍摄广告,你坐在他的休息室里用奶瓶喝果汁,周棋洛从背后扑上来搂住你:“薯片小姐,抓—住—你—了——”

你回头看到一只宛如大型金毛犬趴在你身上的洛洛,腾出一只手揉了揉他柔顺的金发,他瞄到了你手上的奶瓶:“咦,薯片小姐,你买这个牌子的奶瓶是因为我前几天给他们的代言吗?”他眨巴着大眼睛望着你,

“咳咳,我好像不知道你拍了这条广告诶”

洛洛当时瘪了嘴,像是被丢弃的小狗,大眼睛里满是溢出来的委屈:“薯片小姐都不关注我的消息了吗”

就算知道他有一大半装出来的成分,你还是忍不住心疼,双手环住他,轻轻给他顺毛,“不是呐,这不是前几天有一点点忙吗,绝对没有下次了”

洛洛笑着抬头,眼里像盛着满片星光,“那,我也要喝”

“不可以哦,要是被你的经纪人发现你喝饮料,你绝对又要被教训了哦”我一边把奶瓶放下,双手环住洛洛

经纪人在门后默默怨念:难道你以为你们吃了几十个薯片蛋糕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躲在角落画圈圈】

“不嘛,就要喝”说完洛洛伸出手,你以为他要拿奶瓶,所以身子往他面前侧了侧,没料到他双手捧住你的脸,缓缓靠上,吻了良久松开,舔了舔嘴唇:“今天的薯片小姐,是苹果味的呢”

【再次,谢谢看完的小可爱,超级爱你们,给你们大心心~(ღゝ◡╹)ノ♡至于为什么只有老李没有亲亲,因为只有你们家老李没有亲亲卡啊qwq】

关于你用奶瓶的脑洞

因为之前有一段时间大学中女生忽然流行用奶瓶喝水,但是很多男生不理解并且觉得恶心,,然后,不太开心,就有了这个脑洞
(小学生文笔见谅)(超级短小对不起)
(因为第一次写真的灰常烂真的真的对不起)
(如果毁了各位的老公形象真的超级抱歉)
(如果看完这些你还坚持要看下去的话超级爱你,给你大心心)




白起

“学长学长,”你叼着奶瓶盘腿坐在沙发上喝水,望向刚从窗子落下的白起,“我用奶瓶喝水,很奇怪吗”

白起耳根上爬上一抹可以的红晕,“不…不会啊,很可爱”

你猛地抬头,“真……唔”「的」字还未出口,就被面前忽然放大了数十倍的脸迎上,学长的外套上不知何时沾上了一片银杏叶,恰好悠悠落下,挡住了窗外的喧嚣,好想时间,就静止在这一刻


许墨

“昨天和我说要拍的那期节目策划是不是还没、”许墨走进你的办公室想问问你策划案怎么还没做好,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只见你对着桌上放着的一个小奶瓶,眼眶里蓄满了泪水,一脸委屈地嘟着嘴,,

许墨不禁失笑,揉了揉你的小脑袋“怎么了,一脸受委屈的小媳妇样,谁欺负你了”

你对着他眨巴眨巴大眼睛,蓄了好久的泪忽然在这会决堤了,吧嗒吧嗒地砸在桌上,你委屈地瘪瘪嘴:“为什么她们笑我用奶瓶喝水嘛”

许墨看到你的泪水忽然慌了神,忙轻轻搂住你,亲去你眼角的泪水,一手把你搂在怀里,一手拿着奶瓶往你嘴边靠:“喜欢用奶瓶从研究上来说是因为缺乏安全感,看来是我给你的安全感还不够呢”他的唇瓣在你嘴角亲亲碰了碰,“不过,我的姑娘,就算用奶瓶喝水,也是我最可爱的姑娘啊”

【哇,撩撩也太犯规了吧】

【emmmm还有两只,,,等等我的脑洞,我可以的,再次 如果看完了,真的超级超级感谢你,爱你,笔芯】